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神把榮耀帶到了東方
神將榮耀給了以色列,又從以色列中挪走,從而把以色列民帶到了東方,也把所有的人都帶到了東方,都帶給了「光」,讓人都與光重逢,都與光相交,不再尋覓,不再尋覓。神要讓所有的尋求之人都重見光,看見神在以色列的以色列的榮耀;看見神駕著白雲早已來在人間;看見白雲朵朵,看見果實纍纍,更看見以色列的耶和華神;看見猶太人的「夫子」;看見人所盼望的彌賽亞,也看見歷代君王逼迫的神的全貌。神要作全宇的工作,神要大動工程,把神的所有榮耀都顯給末世的人,把神的全部作為都顯給末世的人,把神的全部榮臉都顯給等待神多少年的人,顯給盼望神駕著白雲來的人,顯給盼望神再次顯現的以色列,顯給逼迫神的全人類,讓人都知道,神早將榮耀帶走,帶到了東方,不在猶太,因末世早已來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東方閃電 Youtube官方頻道:https://www.youtube.com/user/lightningfromeast

全能神教會官網: https://www.godfootsteps.org/videos.html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託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於為神的託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於供應我們全部的神。

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脫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基督徒,那你一定會相信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將會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

回顧挪亞造方舟的時代,人類敗壞至深,離開了神的祝福,沒有了神的看顧,失去了神的應許,活在了沒有神光的黑暗之中,進而人類都淫亂成性,墮落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這樣的人類不能再得到神的應許,不配見到神的面目,不配聽見神的聲音,因為他們丟棄了神,他們拋棄了神所賜給他們的一切,忘記了神對他們的教誨之言。他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墮落得失去理智,失去了人性,他們越來越惡,進而走向死亡,落在了神的烈怒之中,落在了神的懲罰之中。只有挪亞敬拜神遠離惡,所以他聽到了神的聲音,聽到了神對他的囑託。他按照神話的囑託造了方舟,收留了各樣活物,這樣,一切都預備好之後神便開始了毀滅世界的工作。那次的毀滅世界只有挪亞一家八口倖免於難而生存了下來,因為挪亞敬拜耶和華而遠離惡。

再看今天這個時代,類似挪亞這樣的能敬拜神而遠離惡的義人都已不復存在,但神還是恩待了這個人類,還是寬赦了這個末了時代的人類。神在尋找渴慕他顯現的人,在尋找能聽他話語的人,尋找不忘記他託付而為他獻上身心的人,尋找在他面前如嬰兒一樣對他順服、對他沒有抵擋的人。你若不受任何勢力的阻撓而為神獻身,那你將會是神所看中的對象,將會是神所賜福的對象。你若有很高的地位,若有很高的名望,若有很多的知識,有很多的資產,有很多的人擁護你,而你卻仍然不受這些東西的困擾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呼召與託付,作神讓你作的事情,那你所作的事情將是世界上最有意義而且是人類最正義的事業。你若為了地位或者為了自己的目的而拒絕神的呼召,那你做的一切都是神所咒詛的,更是神所厭憎的。若你是總統,你是科學家,你是牧師或長老,無論你的官職有多大,你若憑著你的能力、你的知識去做你的事業,那你永遠是一個失敗者,你永遠是一個沒有神祝福的人,因為神不接納你所做的一切,他不承認你是在做正義的事業,也不認可你是在為人類謀福利,他會說你做的事都是在用人類的知識與人類的力量而努力推開神對人類的保守,是在否認神的祝福,他會說你是在引導人類走向黑暗,走向死亡,走向漫無邊際的人類無神失去神祝福的開端。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佔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沒有足夠的空間去敬拜神,沒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沒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沒有期盼的,是虛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錄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說話當作神話傳說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虛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裡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這樣,不知不覺中人類的文明越來越不能如人願,甚至有好多人覺得在這樣一個世界中活著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樂,就連以往很文明的國家中的人也會這樣抱怨。因為沒有神的帶領,哪怕統治者或社會學家都絞盡腦汁來維持人類的文明也是無濟於事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虛,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脫空虛的困擾。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和慾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虛空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中,無論你是在自由的國家還是在沒有人權的國家,你絲毫不能擺脫人類的命運;無論你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你絲毫不能擺脫探索人類命運、奧祕與歸宿的慾望,更不能擺脫莫名奇妙的虛空感覺。這些人類共同的現象被社會學家稱作為社會現象,但又沒有一個偉人能出來解決這樣的問題。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慾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虛才能得到解決。如果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人類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顧,那麼這個國家與民族將會走向沒落、走向黑暗,結果是被神毀滅。

也許你的國家現在很興盛,但你若讓你的人民都遠離神,那這個國家將會越來越得不到神的祝福,國家的文明會越來越多地被人糟踏,不久這個國家的人民會起來反對神咒罵天,不知不覺中一個國家的命運就這樣被斷送了。神會興起強大的國家來對付那些被神咒詛的國家,甚至在地球上使這樣的國家消失。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存亡關鍵在於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帶領他的人民親近神、敬拜神。不過,在這末了的時代,因著真心尋求神、敬拜神的人越來越少,所以神特別厚待那些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將這些國家集合起來作為世界上比較有正義的陣營,而那些無神論國家與不敬拜真神的國家成了正義陣營的對立派,這樣,神在人類中間不但有了可以作工的地方,同時又得著了行使正義權柄的國家,使那些抵擋神的國家受到制裁與限制。雖然是這樣,神仍然不能得到更多的人來敬拜,因為人類離神太遠了,人類忘記神太久了,在地球上僅僅是有了行使正義與抵制非正義的國家。但這遠遠沒有達到神的心願,因為沒有一個國家的統治者會讓神來統治他的人民,沒有一個國家的政黨會組織他的百姓來朝拜神,神在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執政黨的心中甚至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失去了神應有的地位。儘管世界上有一部分正義的勢力,但是在人的心中沒有神地位的統治是很脆弱的,沒有神祝福的政治舞台是混亂的,是不堪一擊的。人類沒有了神的祝福就等於人類沒有了太陽,不管統治者多麼兢兢業業地為他的人民貢獻什麼,不管人類在一起召開多少次正義大會,都不會扭轉乾坤,都不會改變人類的命運。人都以為有衣有食、人類和睦同居的國家就是好國家,就是有好領袖的國家,但神卻不這樣認為,他認為若沒有人敬拜神的國家是他要毀滅的國家。人的想法總是與神相差很遠,所以若是一個國家的首腦不敬拜神,那這個國家的命運將會是很悲慘的,而且這個國家是沒有歸宿的。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996年,我因妻子有病信了主耶穌。後來,做了教會的帶領,為了專一地事奉,我辭去了大隊書記的職務,從此,就開始常年奔走在方圓一百多里的幾個教會中為主作工。因著我會講道,會醫病趕鬼,會唱靈歌,被弟兄姊妹高捧、仰望,我也常以這些為資本,自以為對主一片赤誠、一片忠心。如今才明白,我信神卻聽從人,成了瞎眼領路人。

1999年3月的一天,我下去扶持教會時,在一個姊妹家遇到了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兩個弟兄(兩個弟兄是姊妹的親戚),當時我帶著好奇心聽了他們的交通。弟兄從創世記一直交通到啟示錄,人類敗壞的起源,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神拯救人的六千年經營計劃一共分三個時代: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國度時代的工作是在前兩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主要作話語審判、征服、潔淨的工作,使人達到聖潔,把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三步工作相輔相成,是一位神作的。我聽後覺得很有道理,高興地接受了。

回到家後,我不分晝夜地看神話,越看越覺得這話是真理,把聖經的奧祕都打開了。幾天後,我便拿著神話書到教會去講,給弟兄姊妹讀了《寫在前面的話》和《奧祕揭示》,弟兄姊妹聽了都特別透亮,都說這話是真理。過了大約一個月,上邊帶領得知後趕到我家,他把書要去看了看,很驚訝地問我:「你咋看這書?」我坦然地回答說:「這書挺好的,書中的話確實是真理。」帶領非常嚴肅地對我說:「咱們信的是誰你不知道嗎?咱們信的是華老師,我們去給華老師過生日時(每年的正月十七是華雪和的生日),他向我們顯了那麼多神蹟,他才是二次救主,只有他才能把我們領到永生的路上,能讓咱們得救。這書是『東方閃電』派的,他們是假基督出來迷惑人的,你這麼幹還了得,趕快把書送回去!」接著他又語氣溫和地勸說我:「大哥,這幾年我們一直來扶持你們,你不聽我們的,卻相信別人的話,你也不對勁兒呀……」帶領的一番話使我動搖了,覺得很對不起他們,我便服從了帶領的意思,把神話書放起來,不再看了。

時隔不久,兩個傳福音的弟兄又先後來我家三、四次,耐心地勸說我考察真道,我對他們的愛心和毅力確實很佩服,但一想起帶領的話,便執意拒絕他們,他們看我的確沒有尋求的意思,只好把書拿走了。打那以後,又有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陸續來過我家,但都被我一一回絕了。

1999年11月份,我和另外五個弟兄姊妹一起懷著喜悅的心情乘坐了幾天的火車到淮陰看「主」(華雪和)。剛剛落腳,××弟兄就問:「錢帶來了嗎?」我便把帶去的一千五百元錢遞給了他,同去的幾個弟兄姊妹也都把錢交給他。收完錢後,××弟兄對我們說:「華老師有病了,這次你們見不著他了。」聽了這話,同去的兩個姊妹當時就哭了,我心裡也很不平衡,看到地上擺著一米多高的一摞衣服,旁邊還有煙、酒,都是名牌、高檔的,弟兄說:「這都是給華老師過生日拿來的,你若想抽煙就拿一盒做個紀念。」我聽後心裡很不是滋味,這與世上當官的有啥區別,心裡好像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但也沒多想什麼,看見上邊的帶領都那麼死心踏地地信,我也就順其自然了。

2000年的下半年,教會漸漸荒涼,弟兄姊妹信心、愛心冷淡,我也開始打工掙錢,下教會的時候也少了。上邊帶領催得緊,我就下教會,但也是應付差事,講道沒啥講的,我也越來越軟弱。帶領鼓勵我說:「我們要忍耐、等候,三年後(華雪和在2000年7月1日去世)華老師一定會向我們顯現,接我們回天家的。」我抱著這惟一的希望,苦苦地等待著。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有意義的人生
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像彼得一樣。你們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

推薦視頻: 小真的故事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原是大讚美派的長老,名叫劉子蘭。自97年以來一直扮演著抵擋全能神的角色。

97年7月的一天下午,大帶領魏××、牛××等三人正在給我們講如何抵擋全能神,如何封鎖教會。突然,有個姊妹慌慌張張跑來對我說:「咱教會有個姊妹被傳異端的人給迷惑走了,現在她們還在另一個姊妹家講著呢,你看咋辦?我是偷偷跑來給你報信的。」這一消息如晴天霹靂震得我大驚失色,直恨傳全能神的人:你們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趕在這個時候來,真是存心讓我失面子!面對這些帶領們,我咋說呢?唉!看來我的地位是保不住了,等著受訓吧!果不出所料,魏厲言訓斥道:「你們是怎麼搞的?狼已經入了羊群,你們這些看管羊群的人竟然一點不知道,你們到底是幹什麼吃的?真是無用!」「那,您看怎麼辦?」我提心吊膽,小心謹慎地問。他氣呼呼地喊:「趕快去阻止吧!走!走吧!咱們一塊兒去!」我鬆了一口氣,急忙上前帶路。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本來就坑坑窪窪的紅土路,此時更加難走了。可在這節骨眼上我怎麼能打退堂鼓呢?沒辦法,只好硬撐著了,況且帶領的還在場。利慾薰心的我望望僅有六、七里的路,真恨不得一步趕到,只恨路太滑,又太泥濘,一步一滑,一步一掉鞋。沒走多遠,我就累得滿頭大汗,腿肚子發酸。儘管步履艱難,心裡卻暗自慶幸:讓你們碰上了也好,你們跑的地方多,見識廣,我得看看你們是怎麼對付他們的,以後我呀,也就不用愁了……我們氣喘吁吁剛到姊妹家的院裡,就聽見屋裡有人說話。我趕緊喊姊妹,她聞聲跑了出來,一見是我們,先是一驚,隨後又低下了頭。我為了討帶領的歡心,搶先一步氣沖沖地質問她:「你在屋裡跟誰說話?」她吞吞吐吐答不上來。「這下你們可跑不掉了」我這樣想著隨即便閃進屋裡,一眼掃見兩個不認識的姊妹,便大聲吆喝:「你們是誰?這裡是我們的牧區,你們來幹什麼?」她們不卑不亢地說:「我們來傳主二次再來作的新工作……」沒等她說完魏氣急敗壞地跺著腳咬牙切齒地喊:「你們傳的『東方閃電』是異端,你們信的是女基督,是假的,是迷惑人的,趕緊滾,別在這裡迷惑人!」還大聲禱告咒詛:「奉主名撒但退去!求主捆綁魔鬼、邪靈趕快離開此地。」我們也趕緊附和用力答著「阿們!」我還趁機惡狠狠地指著她們說:「趕緊滾開!」兩個姊妹見我們這副架勢,搖了搖頭,無奈地離開了。此時,已是晚上11點多了,望著兩個姊妹互相攙扶著,深一腳,淺一腳地消失在茫茫黑夜中的弱小的背影,我的良心像是被什麼觸動了一下,可又想起帶領說的抵擋神的話,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光陰似箭,轉眼已是98年元月,我們這一帶有很多人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教會裡抵擋全能神的勢力也越來越薄弱了。這下,帶領們可慌了手腳,不知如何是好。為了擴大抵擋神的勢力,他們最終決定和附近的教會合在一起,歸一個帶領張××負責。這樣一來,我的地位就沒了,我也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癟了。可莫名其妙的是,新選的帶領卻把我看得很「高」,待我也「不薄」,我呢,傻乎乎地全然不知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還美滋滋地想:好歹帶領的心中還有我的地位,我可得好好幹,堅決按照他吩咐的去辦,竭力看管好群羊,帶領的肯定會賞識的。就這樣,為了討帶領的歡心,我抵擋全能神的勁兒又起來了,甚至有點得意忘形。同工會後,我主動和幾個同工商量,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措施來阻止傳末世新工作的人進入教會。通過一番討論最後決定:把所有信徒的名單都統計下來,再把所有同工的名單統計出來,如果哪處教會的人被全能神的人拉走,就找哪個教會的帶領算帳,看他為什麼沒看好群羊,誰沒看好就開除誰。並且還設立了禱告網,上山禱告,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不允許任何一班出錯,誰出錯就找誰算帳。從哪兒發現有傳全能神的人就立即派人不擇手段地去攆。計謀已定,我便開始到處封鎖教會,施展自己的伎倆,竭力地抵擋全能神的工作。

98年6月份,我們同工三人去外縣看望教會。一路上,我們翻山越嶺,累得要命,可剛一進門,就聽一老姊妹說:「××姊妹被傳全能神的人拉走了。」我很吃驚,不可能!她前幾天還在我們那裡剛聚過會,打了「預防針」,怎麼這麼快就……不行,去看看再說。我們又馬不停蹄地趕到那個姊妹家。結果,看她的臉色還真有點兒不對勁兒,看見我們來了打了個招呼就去做飯了。吃過午飯,我就旁敲側擊地給她交通:「現在傳異教的特別多,你可不敢聽,千萬別上當受騙。」沒想到,她根本不在乎我的話,開口便說:「我聽了,耶穌已經回來了,你說耶穌現在該不該來?」我聽她這麼一說,怒氣直躥心頭,但又不便發作,只好強按住怒氣說:「耶穌回來了在哪兒?領來讓我看看,這純粹是迷惑人的謠言,絕對是假的,千萬千萬別聽,一聽就沾住出不來了,再也沒信耶穌的機會了……」一時間氣得我不知說什麼話才能嚇唬住她。這時,她丈夫說:「傳全能神的人還在另一個姊妹家呢。」「啊!竟然還敢在這兒?」我立時火冒三丈,來不及多說急匆匆地跑向那個姊妹家,正好看見傳全能神的人剛離開姊妹家沒走多遠,我就大聲吆喝:「站住!等我們攆上決不會放過你們這些魔鬼、邪靈、迷惑人的!」可因她們在山上,我們沒能攆上,心裡卻氣得直說:你們沒本事才不等我們,還是怕真的不敢與我們較量。我們氣乎乎轉身回去了。可萬萬沒想到,當天晚上,傳全能神的那兩個姊妹又帶了兩個弟兄和一個姊妹來了。我一看這場面,既膽怯又緊張。膽怯的是:中午才將他們攆走,原以為除去一患,誰知她們搬兵去了,竟然來了這麼多人,我們是外地人,他們會不會治我們呢?心裡真像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緊張的是:我們該拿什麼來對付他們呢?可是在弟兄姊妹面前又不能顯得太無能了。想來想去,還是壯著膽子問他們:「你們到底又來幹什麼?說不清別想走!」可他們卻一點不惱火,心平氣和地說:「弟兄,咱們有啥共同談談,咱們信的都是一位神。」見他們態度這麼好,我才有點放心。我們便異口同聲地衝他們喊:「你們帶聖經了沒有?」(其實,我們是想抓他們的把柄,即使拿著,我們也不會讓他們談)他們說:「沒有。」我一聽,正中下懷,更放大膽吆喝:「沒拿聖經就來傳道,純屬胡鬧。」其中一個姊妹仍和藹地說:「弟兄您談吧,我們雖沒拿聖經,可您說到哪兒我們談到哪兒,行不?」呵!口氣倒不小,這回我們可抓住把柄了,我更加囂張了:「走!趕快滾!你們連聖經都不要了還信什麼神!跟你們這些魔鬼、撒但、邪靈有啥好談的?!快滾!不許你們在這兒迷惑人!這是我們的羊,你們卻想霸佔,多少不信的你們不傳,我們明明信著耶穌還給我們傳。告訴你們!不許再在這裡攪擾!」正說著,一個老弟兄掄起枴杖就要打他們。我的怒氣也一個勁兒往上湧,又指著他們吆喝:「奉主的名,捆綁你們這些魔鬼、撒但、邪靈、迷惑人的……」氣得我話也說不上來了,肺都要氣炸了,恨不得一巴掌扇過去以解我的心頭之恨。可他們仍是面帶笑容,坦然地說:「弟兄,有理不在言高,真理也不是爭爭吵吵就能得到的,你消消氣,有什麼咱可以談談嘛!再說,咱們能走到一塊兒也不容易。」他們越是和氣,我的怒氣越往上升,又大聲吼道:「與你們這些魔鬼沒啥好談的……」沒想到,我這麼大吵大鬧,卻驚動了左鄰右舍都來看熱鬧,其中有個不信的小夥子說:「本來我想跟著你們信呢,這一看我是不信了,我看人家(指著信全能神的人)信的才是真的,你們發那麼大火,人家卻一點不生氣,也沒說一句咒罵的話。」我聽到這話,臉都不知往哪兒放了。這時,本家姊妹也很生氣地對我們說:「以往聽說你們做得太過分,我不相信,今天我是親眼所見,算是服氣了。」我更加惱火了,卻又無言以對。沒想到,不用爭辯,事實就讓我敗得如此狼狽,我們不得不垂頭喪氣地離開了姊妹家。回去後,我就上吐下瀉,往茅廁至少跑了二十次,折騰得我筋疲力盡,幾乎一夜未眠。但頑固不化的我絲毫沒有意識到這是神的管教,更沒有因此醒悟過來,反倒以為是為主盡忠心累著了。

八月份,另一處教會的執事也接受了全能神,還帶走了六個同工。我知道後氣得飯都吃不下去了。為了避免再發生這樣的事,在聚會上我就自編了一套話嚇唬弟兄姊妹:「某某地方的一個弟兄接受了,他們就把他的眼睛挖了,耳朵也割了,腿也被打斷了。你們千萬不敢接受,誰如果接受全能神,就開除誰!」而且還讓他們提名掛姓地禱告咒詛接受全能神的人。可是我還覺得這樣做不解恨,乾脆,不管是在哪裡,只要遇到信全能神的人就跺著腳惡狠狠地咒詛:奉主的名你該死!那時真是瘋狂到了與神不共戴天的地步。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已看見神在巴望我們把心給他,充滿期待的眼神。
神對我語重心長話說盡,百般提醒勸勉,
字裡行間充滿神對我的期盼,
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神的話激勵我溫暖我的心,給我力量給我信心給我勇氣,
我倍感神可敬可親可愛,心靈深處對神愛不夠。
神是我良人是我的唯一,神的愛吸引我緊相隨。
神是我良人是我的唯一,神的愛吸引我緊相隨。

神審判帶領我進入神話,蒙開啟光照我認識自己的缺少,
以往太悖逆總讓神傷心,不追求真理盡為自己圖謀利益,
神心意早已向我們顯明,為變化成全我們歷盡艱辛,
滿足神要求是神的心意,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神對我的期望如此大,我怎能再像以往虛度光陰,
裝備真理達到全面進入,追求性情變化活出神話的實際。
不再貪圖貪圖地位之福,願以神的心為心來體貼神心意。
不再貪圖貪圖地位之福,願以神的心為心來體貼神心意。
神啊我的神啊,我願把自己把自己完全交在你手裡,
讓你親自成全我能合神使用,讓你親自成全我能合神使用。
讓你得著我成為你的彰顯,能見證你作為見證你全能。
讓你得著我成為你的彰顯,能見證你作為見證你全能。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推薦視頻:《跟從神走坎坷的路》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歸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擋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顧。

第一次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是我的親家,我不接受,還罵他瞎眼。此後,有三年時間我見了他都不理睬他,並在教會講道時拿他當「靶子」打,目的是為了教訓其他信徒,讓他們也不要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來,又有幾個姊妹到我們教會來傳,我發現後,立即把她們趕出教會。因著我的極力抵擋,好多弟兄姊妹受我轄制,都不敢接受真道。另外,我還效法本派別上面印發的抵擋全能神的所謂的「緊急通知」,肆意捏造、毀謗、褻瀆,惡言惡語攻擊信全能神的人,並說:「第一,信全能神的光要年輕人,不要老年人;第二,他們是異端、邪教,用金錢、色情引誘人;第三,他們割鼻子、挖眼睛、打斷腿。」並捏造謠言說某某地方已經殺掉兩個人啦,使一些信徒嚇得膽戰心驚,不敢接觸傳末世福音的人,同時我還把一個剛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給攪回原派別……

我如此的悖逆、抵擋,但神並未按我的惡行對待我,卻帶領、引導我接受了末世救恩,使我從迷霧中走出來歸回到神的家中,給了我重新做人的機會,我衷心地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恩待和高抬。

那是2001年12月的一天,我突然想去我的外甥家(平時很少去),到了他家,正好遇到一位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弟兄(開始我不知道他信全能神),我們便在一起交通信神之事,他講的非常合乎聖經,而且是我在地方教會這麼多年來從未聽過的真理,真令我心服口服。可當他談到主來時,我立時想到是傳全能神的,我的思想激烈鬥爭:我還聽不聽呢?我以前就怕信全能神的人,並且在封鎖教會時說了許多褻瀆、毀謗的話,但聽他今天所談的都合乎真理、合乎聖經,且是我從未聽過的,為了弄個水落石出,我向那弟兄提了三個問題:「第一,你們信全能神的是不是只要年輕人,不要老年人?」弟兄就拿出一本神話書,給我讀了一篇神話,神說: 「今天在這道流中凡是真實愛神的人都有機會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只要存著順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不論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弟兄姊妹都知道自己該盡的功用,年輕的不張狂,年老的不消極、退後,而且能夠互相取長補短,互相服事,沒有任何成見,在年輕與年老的弟兄姊妹之間搭起一座友誼的橋梁,因著神的愛讓你們彼此更理解。年輕的弟兄姊妹不小看年老的弟兄姊妹,年老的弟兄姊妹也不自是,這不是和諧的配搭嗎?如果你們都有這個心志,神的旨意必成就在你們這一代人身上。」我聽了神話後,才知道我以前聽說的都是謠言,都是道聽途說,根本不是事實,我自己不也是老年人嗎?他們不正在傳我嗎?唉!我真是太愚昧了!

「……人所獻的祭(包括錢財、物質可享之物)都是獻給神的,不是獻給人的。所以說人不應該享受這些東西,若人享受這些東西那就屬於偷吃祭物了。凡屬這樣的人都是猶大,因為猶大不光賣主,還偷取錢袋裡的錢花。」弟兄又說:「我信全能神幾年了,從來沒有人給我一分錢,我也沒給別人一分錢,今天我們傳福音給人,是在盡我們的本分,也是為了還報神愛,是為了把更多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讓人都蒙神拯救。咱知道神的救恩這麼大,神的心這麼急切,能不把這福音傳給弟兄姊妹嗎?關於謠言所說的淫亂,神在行政第四條說:『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聽了神的行政,我茅塞頓開,末世神對人的要求拔高了,更加嚴厲了,這就是真神的作工。

最後,我仍有點不放心,就問:「聽說你們挖眼睛、割鼻子、打斷腿,到底是怎麼回事?」弟兄就問我:「請問弟兄,你親眼見到過沒有?」「沒有!」「俗話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早就轟動了,你想想,在你身邊有接受全能神的,也有聽了沒有接受的,你看到哪一個人的眼睛被挖掉或鼻子被割或胳膊腿被打斷呢?這不是很明顯的謊言嗎?今天我們只是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接受與不接受都在於人自己的選擇,因神從不勉強人。我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已有幾年了,親身體嘗了神在地作工的艱辛,也看到了神對人類的大愛和顧念之情,弟兄姊妹都在神愛的激勵之下,積極與神配合盡本分,不顧一切地把這特大喜訊傳給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可他們有的關門、有的用棍打、有的用水潑、有的放狗咬、有的報告官府,這些不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嗎?」聽到這我感到慚愧至極、無地自容。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貴池市因信稱義派的一個帶領,在我沒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樣,一直苦盼主耶穌二次再來,但因著上面大帶領時時敲「警鐘」和聖經上「末世必有許多假基督出現」這話,使我成了一個抵擋、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這些,心裡十分內疚,下面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弟兄姊妹說說,以便弟兄姊妹引以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在99年9月的一天,我正在自家打稻場收棉花,因為天要下雨,這時,有兩位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來到我跟前,見她們來了,我說:「你們這些傳假道的又來拉我,別啰嗦!我是不會受你們迷惑的!你們都說神來了,無論你們怎麼講,出了聖經就是假的,因為馬太福音24章36節講得清楚,主來沒有人知道,你們怎麼知道的?」我見她們還不走就罵道:「你們真不要臉,簡直是老母豬皮,我是不可能讓你們進我家的!」邊罵邊往家跑,把她倆關在門外。

天下雨了,她倆沒有帶傘,就站在雨中,這時我想:我這樣罵她們,她們卻不生氣,下雨了她們還不走,她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呢?為了錢?不是!我也不會給她們錢;為了名譽?也不是!世人都罵她們神經病,她們這樣不怕人嘲笑,不怕人辱罵,又不怕吃苦,我得問問她們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正準備開門,忽然想起大帶領講的話:凡是傳神道成肉身的、打開小書卷的就是「東方閃電」,不管他們是什麼人,在什麼天氣、什麼時候,都不可同情他們,更不要接待他們。我心裡開始爭戰,如果她們信的是假的,那為什麼她們的信心、愛心、忍耐比我們信耶穌的人要好得多呢?我這樣對待她們能算是信耶穌的人嗎?我在屋裡來回走了幾圈,不知如何是好,心裡的爭戰相當激烈。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我再也忍不住了,心想:不管是真是假,我得先問問她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她們的信心、愛心、忍耐都是從何而來?

我打開門,只見她們全身的衣服都被雨水淋透,凍得渾身發抖,我心裡一陣難受,便叫她們進屋。因家裡沒有衣服給她們換,我就催她倆快點回家,姊妹卻說:「我們如果想回去,何必等到現在呢?我們來就是想與弟兄在一起談談聖經。」我的心被姊妹的誠心打動了。此時,我也不管教會裡的人怎樣看待我了,便說:「你們想說什麼就說吧!」一個姊妹問:「弟兄,我們來是想和你交通交通什麼叫基督。」我說:「耶穌就是基督,基督就是耶穌。」姊妹接著說:「為什麼耶穌能稱為基督?」我說:「因為主耶穌他是神,所以他才被稱為基督。」姊妹又問:「那耶和華不也是神嗎?為什麼不能稱為基督呢?」我說:「基督是受膏為王的意思。」姊妹又繼續問:「那掃羅,大衛、所羅門都受膏了,都是王,為什麼不能稱為基督呢?」我被她問得無言以對,姊妹看我不說話了,便說:「為什麼耶和華不能稱為基督?因為他只有完全的神性,沒有正常的人性,為什麼掃羅、大衛、所羅門不能稱為基督?因他們只具備人性,沒有完全的神性,所以不能稱為基督,那主耶穌為什麼能稱為基督呢?是因他即有完全的神性,又具備正常的人性,所以才稱為基督。」我心裡忽然一亮,原來是這麼回事,真是感謝神!姊妹接著說:「基督是指道成肉身的神說的,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稱為基督或人子。聖經中多處稱耶穌是基督,是人子,卻沒有說耶和華是基督,是人子,因耶和華是靈就不能稱為基督,一提到基督或人子就是指道成肉身的神說的。聖經中還提到以西結、但以理等先知為『人子』,雖然基督與『人子』從外表看都是人,但他們的實質卻不同,以西結、但以理他們只能代表耶和華在眾百姓中的一些說話與作工,但他們的實質還是人,是在盡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而基督則不同,他的實質是神的靈,他說話作工是在盡他自己的職分。雖然基督可稱為人子,但不是所有的人子都可以稱為基督,除了道成肉身的神以外,任何人都不能稱為基督。在聖經中多處提到人子,如:太24:27、30;25:31;路17:30;啟14:14。並且聖經中還預言主耶穌二次降臨還是以人子的形像顯現,我們來看路加福音17章22-30節,主耶穌對門徒說:『日子將到,你們巴不得看見人子的一個日子,卻不得看見。人將要對你們說:「看哪,在那裡」;「看哪,在這裡」。你們不要出去,也不要跟隨他們。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那時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洪水就來,把他們全都滅了。又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從這一段經文當中我們不難看出,神再來還是以人子的方式出現,一提及人子就是指道成肉身的神說的。我們前面己經說過,人子他具備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靈體不稱為人子。這是主耶穌親自對門徒所說的話:『日子將到你們巴不得看見人子的一個日子卻不得看見』,這裡說: 『日子將到』這句話的意思是指沒有來到?還是己經來到?是指他當時道成肉身說的?還是指以後說的呢?」我說:「是指當時主耶穌自己道成肉身說的。」姊妹接著說:「既然主耶穌是指自己當時說的,那麼下面的經文主耶穌卻說: 『你們巴不得看見人子的一個日子,卻不得看見。』若是指當時主耶穌自己,那門徒不是己經看見他了嗎?而且跟從了他,知道他是人子、是基督,(太16:15-16)怎能說不得看見呢?很顯然不是指他當時道成肉身說的,而是指他再來時所說的預言。並且預言了他來時必有假基督出現,路加福音17章23節講到: 『人將要對你們說:「看哪,在那裡;」「看哪,在這裡。」你們不要出去,也不要跟隨他們。』 這是主耶穌警告人在他二次到來時不要受假基督的迷惑,因神的工作在哪裡,撒但的工作也在哪裡。神來的形像不是人肉眼能看得出,所能認識的。主耶穌再來時是以什麼形像人真能認識嗎?在使徒行傳1章11節講到主耶穌是怎麼去還要怎麼來。主耶穌去時是猶太人的長相,穿著猶太人的服飾,帶著釘痕槍傷駕著白雲升天的,他再來的時候你敢肯定還是那個長相嗎?如果是,那啟示錄裡描述的人子形像又是指誰?啟示錄1章13-16節: 『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這樣的長相人又如何認識呢?再如路加福音24章13-16節:『正當那日,門徒中有兩個人往一個村子去……耶穌親自就近他們,和他們同行,只是他們的眼睛迷糊了,不認識他。』約翰福音20章14-15節:『說了這話,就轉過身來,看見耶穌站在那裡,卻不知道是耶穌。耶穌問她說: 「婦人,為什麼哭?你找誰呢?」 馬利亞以為是看園的……』所以認識神不是人通過外表的長相可以認得出來的,而是通過神的作工與說話才能對神有所認識,法利賽人抵擋神不就是一個典型的事例嗎!所以,主耶穌多次警告人,不要受假基督的迷惑,並且教我們怎樣分辨假基督。在馬太福音24章23-24節講道: 『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 這是主耶穌在暗示我們神再來時不再作這些顯神蹟、奇事的工作了,而是作新的工作,如果還作顯神蹟、奇事的工作就是假的、是迷惑人的。從神的工作上來認識神,基督不是人能看得出來的,既是人子來了,必定有他帶來新的工作,假基督牠不能帶來新工作,牠只是模仿、尾隨神作過的工作來達到迷惑人的目的。正當撒但模仿耶穌作過的工作(醫病、趕鬼、顯神蹟異能)之時,神早已又有了新的工作,神的工作總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所以,主耶穌一再教導我們凡冒耶穌的名,還作醫病、趕鬼、顯神蹟奇事的工作說牠是主耶穌的再來那就是假基督。路加福音17章24節主耶穌就預言了他再次降臨的工作: 『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預言人子再來的工作像閃電一樣,在最短的時間由東至西作完全宇的工作,是形容神二次再來的工作特別快,因是收割的工作,短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完成,稱為閃電式的工作,而不像撒種時的工作持續兩千年。若是新的工作,就是從來沒有作過的工作,如收割、潔淨、揚場、審判……的工作是任何人作不了的工作那就是神的工作無疑,千萬留心莫錯過!憑神所作的工作來認識神,這最合主的心意!(太11:2-6)

但是,在神開闢一個新的時代,作每一步新工作的同時,都會遭到很多人的抵擋,受到很大的攔阻,是因為人不明白聖靈作工的方向,拿以往神作過的工作來抵擋神新的工作。憑著自己的想象、觀念來衡量神的作工,拿舊的規條來對照神新的工作。神每次道成肉身來作拯救人的工作,人不僅不歡喜接受、跟隨,反而極力抵擋,說是迷惑人的來了,毀謗、褻瀆,並加以定罪。神是那麼偉大、高尚、聖潔的神,道成肉身來在人間與這些最敗壞污穢的人生活在一起,卑微隱藏,默默無聞地在拯救人,人不僅不能還報神,反而恩將仇報,說是假的,並且辱罵、譏笑、諷刺、棄絕,神為人默默地忍受著這一切。這就是主耶穌親自預言他再來時的情景: 『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17:25)的真意,預言他二次降臨還要受許多苦,『又』是指再次被這世代所不能接受而說的。如果他是靈體來而不是道成肉身來,他就無須受苦,更談不上遭人棄絕,因他是靈體就不受空間地理的限制,只有道成肉身的人子才能受這苦。」我忙辯解說:「這是指當時主耶穌在地所受的苦說的,並不是指他再來時道成肉身說的。」姊妹說:「我們再看下面的經文路加福音17章26-30節就清楚了,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那時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洪水就來,把他們全都滅了。又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從這幾節經文當中我們看到,人子顯現的日子就像挪亞的日子與所多瑪的日子,把他們全都滅了。若是指當時主耶穌自己所受的苦,第一,不叫預言,既是預言指未發生過的事,將來要成就的事才稱之為預言,否則不叫預言。第二,若是指當時耶穌所受的苦,主耶穌卻說,人子降臨的日子與挪亞的日子、所多瑪的日子一樣。我們都知道,挪亞的日子是洪水滅世的日子,整個世界都遭神咒詛,被神毀滅,只有挪亞一家八口蒙神祝福被存留下來。我們再看羅得的日子,這也是耶和華神毀滅所多瑪城罪惡的日子,因為所多瑪人的罪惡達到耶和華的耳中,所以神從天上降下硫磺與火把他們全都滅了,神只留下羅得一家三口。如果是指第一次主耶穌道成肉身的話,從主降世至今己有兩千年了,卻從沒見過一次神滅世的工作,這又作何解釋,這難道不是指第二次人子降臨嗎?」

通過所查考的聖經與姊妹的交通,我對神道成肉身以人子的形像二次再來明白了很多,真是感謝神!心裡亮堂多了!便對她們說:「耶穌再來是道成肉身來,這我能接受,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不明白,想問問:你們說神已經來了,可經上說: 『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惟有父知道。』 那你們是怎麼知道的呢?」姊妹回答說:「那是指耶穌再來時具體的時間人無法知道,若神已來作工了,那能不知道嗎?就如當初耶穌來時,首先是馬利亞、約瑟知道;降生之後,東方三博士與牧羊人知道;到他盡職分時,跟隨他的門徒知道;撒瑪利亞婦人說他是救世主彌賽亞。如果沒有人知道他工作又怎麼開展呢?因神作工的對象是人,神的作工需要人去配合,如果人不知道神又怎麼拯救人呢?聖經明明說:『字句叫人死,精意叫人活。』我們今天死守聖經而否認神今天的作工,那不是太草率,太魯莽了嗎?如果真的像我們想象的那樣,不是駕著白雲來的就不是耶穌,耶穌為何要說許多的比喻,預言他再來的事呢?主還一再提醒我們要儆醒,我們卻謬解耶穌的話,乾脆來個『關緊門』。這樣,因防假把真的也關在門外了,那我們信神到最終又能得著什麼呢?」姊妹的一番話,再加上聖經中的預言,我的思想扭轉過來了:聖經預言的應驗不可能在聖經之內,出了「聖經」說明神又有了新的工作,只有神能作新的工作,任何人開不了這個頭。姊妹又說:「我們今天所知道的、所談的都在神話裡,神把一切的奧祕、真理都向人闡明了。你只要多看神話,各方面的真理都會明白的,並且你所有的觀念、難處都能從神話中得到解決。」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