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033 神的真實與可愛
  •  
  • 伴唱:「耶和華神為亞當和夏娃
  • 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
  • 這幅圖畫當中,我們看到的
  • 是以亞當、夏娃的父母親
  • 的身分出現的。
  • 啊……啊……啊……啊……
  • 1 神造了這兩個人,
  • 神把他們當作伴侶,
  • 作為他倆唯一的親人,
  • 照顧他們的生活,
  • 也照顧他們的他們的衣食住行。
  • 這裡神是以亞當、夏娃的父母親
  • 的身分出現的。
  • 神造了這兩個人(兩個人),
  • 神把他們當作伴侶
  • (當作伴侶伴侶),
  • 作為他倆唯一的親人
  • (唯一的親人),
  • 照顧他們的生活(啊),
  • 也照顧他們的
  • 他們的衣食住行(衣食住行)。
  • 這裡神是以亞當、夏娃的
  • 父母親(父母親)
  • 的身分出現的(出現的)
  • 父母親的身分出現的。
  • 在神作的這件事情當中,
  • 在人眼中看不到神的高大;
  • 看不到神的至高無上;
  • 也看不到神的神祕莫測;
  • 更看不到神的烈怒威嚴;
  • 只看到了神的卑微、神的慈愛,
  • 看到了神對人的牽掛、
  • 對人的責任與呵護。
  •  
  • 2 神對待亞當、夏娃
  • 的態度與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牽掛
  • 他們的兒女一樣,
  • 也如人類的父母
  • 疼愛、照顧、關心
  • 他們的兒女一樣,實實在在,
  • 看得見、摸得著。
  • 神對待亞當、夏娃(亞當、夏娃)
  • 的態度與方式(態度與方式)
  • 就如人的父母牽掛(父母牽掛)
  • 他們的兒女一樣(一樣),
  • 也如人類的父母疼愛、照顧、關心
  • (疼愛、照顧、關心)
  • 他們的兒女一樣,
  • 實實在在(實實在在),
  • 看得見、摸得著
  • (看得見、摸得著)
  • 看得見、摸得著。
  • 神並不以自己高大的地位自居,
  • 而是親自用皮子給人類做衣服穿。
  • 這件事雖然簡單,
  • 甚至人認為不值得一提,
  • 但是又讓所有跟隨神曾經對神
  • 充滿了渺茫想像的人
  • 見識到了神的真實,
  • 見識到了神的可愛,
  • 看到了神的信實與神的卑微,
  • 見識到了神的真實、神的可愛,
  • 看到了神的信實與神的卑微。
  •  
  • 伴唱:「耶和華神為亞當和夏娃
  • 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
  • 這幅圖畫當中,我們看到的
  • 神是以亞當、夏娃的父母親
  • (父母親)(父母親)
  • 的身分出現的,
  • 父母親的身分出現的出現的。
  •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神話答案:

耶穌在耶和華的作工以後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他的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的基礎上,不是獨立成一體的,是在結束了律法時代以後所作的新時代的工作。同樣,在耶穌的工作結束以後神仍在繼續著他下一個時代的工作,因為神的整個經營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舊的時代過去就要有新的時代來取代,舊的工作結束就要有新的工作來接續神的經營。此次道成肉身是繼耶穌的作工之後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當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繼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以後的第三步作工。神每開展一步新的工作總要有新的起頭,總要帶來新的時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點、神的名都要有相應的變化,這也難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時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擋,神總是在作著他的工作,總是在帶領全人類不斷地向前。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全能神、全能神教會、東方閃電、耶穌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就如耶和華的靈並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一樣,沒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他能作憐憫慈愛的工作,也能作公義審判的工作,能作刑罰人的工作,還能作咒詛人的工作,到最終還能作滅世懲罰惡人的工作,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嗎?這不是神的全能嗎?他既能給人頒布律法,又能給人頒布誡命,還能帶領當時的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帶領人建聖殿、建祭壇,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掌握在他的權下,因著他的權柄他與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了兩千年。以色列人都不敢悖逆,都敬畏耶和華,遵守誡命,這都是因著他的權柄與他的全能而作的工作。到恩典時代耶穌來了救贖墮落的全人類(並不單是以色列人),他施憐憫慈愛給人,人看見的恩典時代的耶穌滿了慈愛,對人總是愛,因為他就是來拯救人脫離罪的,他能饒恕人的罪,直到他上了十字架徹底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在這個時期,神就是以憐憫慈愛出現在人的面前,也就是他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人的罪而釘了十字架永遠饒恕人的罪。他有憐憫慈愛,還能忍耐,講愛心,凡是跟隨耶穌的恩典時代的人,也都講凡事忍耐、有愛心,一味地受苦,別人打、罵、用石頭砸都不反抗。到最終這一步就不那樣作了,就如耶穌與耶和華的靈雖是一位,但作的工作不完全一樣,耶和華作工不是結束時代,而是帶領時代,是開展人類在地上的生活,而現在是征服那些外邦中被敗壞至深的人類,而且現在不是只帶領中國家族,乃是帶領全宇宙。……就神的靈從創世到現在動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國家中作工,每個時代人都看見他不相同的性情,當然這都是藉著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顯明的。他是滿了慈愛、滿了憐憫的神,他是人的贖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審判,是人的刑罰,是人的咒詛,他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兩千年,也能將敗壞了的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到了今天,他又能將不認識他的人類征服在他的權下,讓人都完全順服他。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裡面不潔淨、不義的東西都焚燒淨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說,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說,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說,是懲罰,也是報應。你說神是不是全能?他什麼工作都能作,並不是按你想像的他就能釘十字架,你把神看得太低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 道成肉身的意義》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神話答案:

「人信神應該順服、敬拜神,不應該高舉人,不應該仰望人,不應該把神看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應該有任何人的地位,不應該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與神劃為等號,看為平等,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

「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啥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他。』你看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啥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

以前不管是跟隨人也好,或是沒滿足神心意也好,這一步一定得來到神面前。如果是這一步,在經歷這步作工的基礎上再跟隨人,你這個人就不可饒恕……」

摘自《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實質就是靈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實質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實質,這個實質是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毀自己工作的事來,也不可能說出違背自己旨意的話來。所以道成肉身的神絕對不會作出打岔自己經營的工作,這是所有人都應該明白的。聖靈作工的實質是為了拯救人,是為了神自己的經營,同樣,基督的作工也是為了拯救人,為了神的旨意。神既道成肉身他就將他的實質都實化在了他的肉身之中,使他的肉身能足夠擔當他的工作,因而在道成肉身期間基督的作工代替了神靈的一切作工,而且整個道成肉身期間的工作都以基督的作工為核心,其餘不得摻有任何一個時代的工作。神既道成肉身他就以肉身的身分來作工,他既來在肉身就在肉身中完成他該作的工作,不管是神的靈,不管是基督,總之都是神自己,他都會作自己該作的工,盡自己該盡的職分。

神的實質本身就是帶有權柄的,但他又能順服一切出於他的權柄,無論是靈的作工還是肉身的作工都不相矛盾。神的靈是萬物的權柄,有神實質的肉身也帶有權柄,但在肉身中的神又能作順服天父旨意的一切工作,這是任何人都達不到的,是任何一個人又不可想像的。神自己是權柄,但他的肉身又能順服他的權柄,這就是「基督順服父神旨意」的內涵之意了。神是靈能作拯救的工作,神成了人也同樣能作拯救的工作,無論怎麼說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他既不打岔也不攪擾,更不作互相矛盾的工作,因為靈與肉身所作工作的實質是相同的,或靈或肉身都是為了成就一個旨意,都是經營一項工作,雖然靈與肉身有兩種互不相干的屬性,但其實質都是相同的,都有神自己的實質,都有神自己的身分。神自己沒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沒有一點選擇。神沒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沒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沒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於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沒有撒但的屬性。神活在肉身之中時無論工作如何艱難,無論肉身如何軟弱,他都不會作出打岔神自己工作的事來,更不會放棄父神的旨意而悖逆的,寧肯肉身受苦也不違背父神的旨意,正如耶穌禱告的「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苦杯離開我,然而不要按著我的意思,只要按著你的意思」。人有自己的選擇,但基督卻沒有自己的選擇,雖然他有神自己的身分,但他仍站在肉身的角度來尋求父神的旨意,站在肉身的角度完成父神的託付,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從撒但來的就不能有神的實質,只有悖逆抵擋神的實質,不能完全順服神,更不能做到甘心順服神的旨意。那些基督以外的人都能做出抵擋神的事來,而且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直接擔當神所託付的工作,沒有一個人能將神的經營作為自己該盡的本分來做。順服父神的旨意這是基督的實質,悖逆神這是撒但的屬性,這兩個屬性是互不兼容的,凡有撒但屬性的就不能稱為基督。之所以人不能代替神的工作,就是因為人根本沒有神的實質,人為神作工是為了個人的利益,是為了以後的前途,而基督作工則是為了通行父神的旨意。

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制約的,他雖在肉身之中,但他的人性並不完全與屬肉體的人一樣,他有他特定的性格,這性格也是受神性制約的。神性沒有軟弱,所說的基督的軟弱是指他的人性說的,這個軟弱在某種程度上來講也限制神性,但是有範圍、有期限的,不是無止境地限制,神性的工作到該作的時候那就不管人性如何了。基督的人性完全受神性的支配,除了人性正常的生活以外,其餘人性的一切活動都受著神性的影響與薰陶,也受著神性的支配。基督之所以雖有人性但卻不與神性的工作相攪擾,就是因為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支配的,這個人性雖是處世並不成熟的人性,但這並不影響其神性的正常工作。說其人性未經敗壞是指基督的人性能直接接受神性的支配,而且有高於一般人的理智,他的人性是最適合神性支配作工的人性,是最能發表神性工作的人性,是最能順服神性工作的人性。神在肉身之中作工仍不失去一個在肉身中的人該盡的本分,他能以真心來敬拜天上的神。他有神的實質,他的身分是神自己的身分,只不過他來在了地上,成了一個受造之物,有了受造之物的外殼,比原來多了一個人性,他能敬拜天上的神,這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模仿不了的。他的身分是神自己,他敬拜神是他站在肉身的角度上而作的,所以「基督敬拜天上的神」這話並不錯誤,他所要求人的也正是他的所是,在要求人以先他早已作到了,他絕對不會只要求別人而自己卻「逍遙法外」的,因為這一切都是他的所是。不管他如何作工都不會有悖逆神的行為,不管他對人的要求如何都不超過人所能達到的範圍,他作的一切都是在通行神的旨意,都是為了他的經營。基督的神性高於所有的人,因此他是受造之物中的最高權柄,這權柄就是神性,也就是神自己的性情與所是,這性情與所是才決定了他的身分。所以無論他的人性有多麼正常,但也不能否認他有神自己的身分;無論他站在哪一個角度上說話,無論他怎樣順服神的旨意都不能說他不是神自己。愚昧無知的人往往把基督正常的人性看為是基督的缺陷,無論他如何表現、流露神性所是,人都不能承認他就是基督,而且基督越表現他的順服與卑微,愚昧的人越輕看基督,甚至有的人對基督採取排擠與輕蔑的態度,而把那些有高大形象的「偉人」供奉在桌上。人抵擋神、悖逆神的來源就在於神所道成肉身的實質是順服神的旨意,就在於基督的正常人性,這是人抵擋悖逆神的根源所在。若基督沒有人性的掩蓋,也不站在一個受造之物的角度上尋求父神的旨意,而是具有超凡的人性,那所有的人恐怕就沒有悖逆了。人總願意信天上看不見的神,就是因為天上的神沒有人性,天上的神沒有受造之物的一點屬性,所以人對天上的神總是刮目相看,而對基督總是持以輕蔑的態度。

基督來在地上雖能代表神自己作工,但他來在地上的目的並不是來讓人都看見他肉身的形像,他不是讓人都來見識他的,而是讓人能有他親自的帶領,從而進入新的時代。基督肉身的功能就是為了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為了神在肉身中的工作,並不是為了讓人完全了解他肉身的實質。他無論怎麼作工都不超乎肉身能達到的範圍,他無論怎麼作工都是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之中作,並不將神的本來面目全部顯給人看,而且肉身作的工作從來不按人想像的那樣超然或不可估量。儘管基督在肉身中代表神自己,而且親自作著神自己該作的工作,但他並不否認天上的神的存在,而且也不大肆宣揚自己的作為,而是卑微隱藏在肉身之中。在基督以外的假稱基督的人並沒有基督的屬性,從假基督的狂妄與自我高舉的性情就可對比出到底什麼樣的肉身才是基督。越是假基督越能顯露自己,而且越能行神蹟奇事來迷惑人。是假基督就沒有神的屬性,是基督就不摻有一點假基督的成分。神道成肉身只是為了完成肉身的工作,並不是來讓人都看見他而已,他是讓他作的工作來證實他的身分,讓他的流露來證實他的實質。他的實質不是憑空而談,他的身分不是自己搶奪的,而是他作的工作與他的實質決定的。儘管他有神自己的實質,而且能作神自己的工作,但他畢竟還是與靈不同的肉身,不是帶著靈的屬性的神,而是帶著肉身外殼的神。所以他無論如何正常、如何軟弱,也無論如何尋求父神的旨意都不能否認他的神性。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不僅存有正常人性與正常人性的軟弱,而且更存有神性的奇妙、難測與他在肉身中的所有作為,所以在基督身上人性與神性都實實際際地存在著,一點不空洞,一點不超然。他來在地上的主要目的就是作工,要在地上作工就務必得具備正常的人性,否則無論神性的威力有多大都不會發揮其原有的功能。人性雖然非常重要,但人性並不是他的實質,他的實質是神性,所以當他開始在地上盡職分他就開始發表他的神性所是。他的人性僅是為了維持肉身的正常生活,以便神性在肉身中能正常地作工,而支配工作的全部則是神性。他將他的工作完成就盡到了他的職分,人所該認識的就是他的所有作工,藉著作工來達到讓人認識他。在他作工的過程中他將神性的所是發表得相當完全,不是摻有人性的性情,也不是摻有思維與人為的所是,到他的全部職分都結束的時候,他已將他所該發表的性情都發表得盡善盡美了。他的作工是不受任何人指示的,他的性情的發表也是相當自由的,不是頭腦支配的,不是思維加工的,而是自然流露,這是任何一個人都做不到的。即使環境惡劣或是條件不許可,他都能在適當的時間發表他的性情。是基督就發表基督的所是,不是基督就沒有基督的性情,所以儘管人都抵擋他或對他有觀念,但誰也不能因人的觀念而否認基督所發表的性情是神的性情。凡是真心追求基督的人,凡是存心尋求神的人,都會因為基督的神性的發表而承認他是基督,絕對不會因為某一方面不合人觀念的東西而否認基督。儘管人都很愚拙,但人都知道到底什麼是出於人意、什麼是來源於神,只不過有許多人因為個人的存心而有意抵擋基督罷了,若不是這樣,沒有一個人有理由否認基督的存在,因為基督所發表的神性是確實存在的,他作的工作是人的肉眼都能目睹到的。

基督的工作、基督的發表決定了他的實質,他能用真心來完成自己肩上的託付,他能用真心來敬拜天上的神,他能用真心來尋求父神的旨意,這都是由他的實質決定的。他的自然流露也都是由他的實質決定的,之所以稱為自然流露是因為他所發表的不是模仿的,不是人教育的結果,不是人培養多年的結果,不是他自己學來的,也不是他自己裝飾的,而是原有的。人否認他的工作,否認他的發表,否認他的人性,否認他一切正常人性的生活,但誰也不能否認他是真心敬拜天上的神,誰也不能否認他是來完成天父的旨意的,誰也不能否認他尋求父神懇切的心。雖然他的形像並不悅人耳目,雖然他的言談並不具備非凡的氣度,雖然他的作工不像人所想像的那樣天翻地覆或是震動天宇,但他的確就是真心成就天父旨意、完全順服天父以及順服至死的基督,因為他的實質就是基督的實質,這是人都難以相信但又是確實存在的事實。到基督的職分全都盡完之後,人就能從他的作工中看見他的性情、看見他的所是都代表天上的神的性情與所是,這時,綜合他所作的全部工作就可確認他就是「道」成的「肉身」,不是與屬血氣的人一樣的肉身。基督在地上所作工作的每一步都有其代表意義,但是經歷每步現實作工的人並不能看透他作工的意義,尤其是第二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幾步工作。那些只聽見基督說話,或只看見基督說話卻並沒看見基督的人多數都對其作工沒有觀念,若是看見基督而且聽見他說話、經歷他作工的人就不容易接受他的工作了,這不就是因為基督的外表與他的正常人性不能適合人的口味嗎?那些在基督走後而接受的人就沒有這些難處了,因為他們只接受他的工作,並不接觸基督的正常人性。人不能放下對神的觀念而且極力研究,這都是因為人只看其外表卻不能因著其作工、說話而認識其實質的緣故。若人都閉著眼睛不看基督的外表或者避開基督的人性不談,只談他神性的一面,或作工、或說話是任何一個人所不能及的,這樣,人的觀念就比以往減少一半,甚至把人的難處都解決了。道成肉身的神作工階段人都不能容讓他,對他觀念重重,抵擋悖逆的事屢見不鮮,人不能容讓神的存在,不能「寬容」基督的卑微隱藏,不能「饒恕」基督順服天父的實質,所以他作完工作之後並不能與人永在一起,因為人不願讓他與人同生活。在他作工期間人都不能「寬容」他,更何況他盡完職分與人同生活看著人逐步經歷他話呢?那樣許多人不都會因著他而「跌倒」嗎?人只許他在地上作工,這已是人的最大寬容了,若不是工作的緣故人早就把他驅逐出地界了,更何況他的工作完成以後呢?那人不得將他處死、不得將他活活地折磨死?若他不稱為基督他就不可能在人中間作工,若他不帶著神自己的身分作工,只以一個正常人的身分來作工,那人根本就不容讓他說一句話,更不容讓他作一點工,他就只好帶著身分作工,這樣比起不帶身分作工能更有威力,因為人都願順服「地位」與「高的身分」。若是他不帶有神自己的身分作工,不以神自己的身分出現,他根本就沒有作工的機會。儘管他有神的實質,儘管他有基督的所是,但人是不會放鬆他讓他輕易作工在人中間的。他帶著神自己的身分作工,雖然比起不帶著神自己的身分作工強幾十倍,但人對他仍不能完全順服,因為人順服的只是他的地位,並不是順服他的實質。這樣,或許有那麼一天基督「退居二線」,那人還能讓他存活一天嗎?神願意與人在地上同生活,以便看見他親手作過的工作在幾年之後達到的果效,怎奈人都不能容讓他多呆一天,他也就只好作罷。人能讓他在人中間作他該作的工作,讓他盡完他的職分,這已是極大的寬容,已是最大的面子了。被他親自征服的人對他雖有這麼大的面子,但只容讓他呆到作完工作,在這以後不許多停留一刻,這樣,那些沒被他征服的人又能怎麼樣呢?人這樣對待道成肉身的神不就是因為他是有正常人性外殼的基督嗎?若他只有神性沒有正常人性,那人的難處不就都迎刃而解了嗎?人都勉強承認他的神性,而對他正常人性的外殼並不感興趣,儘管他的實質一點不差地就是順服天父旨意的基督的實質。所以他只好將「在人中間與人同甘苦共患難」這一「工作」取消,因人都不能再對他的存在忍耐了。

文章標籤

心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